原创足协:选择性消极比赛被列入“重点查处”对象,明年亚冠或有戏

  舒斯特尔与助手庆祝胜利

  ér“战略性放弃比赛”又分为两种情形:一是遇强则放弃,二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放弃。

  第一种情况Bǐ较常见,典型的如很多年Qián,北方某俱乐部高层公开批评德国教练舒Sī特尔“不懂战略Xìng放弃”,“总是想赢”,“该输的时候就应该选择输”;几个赛季之前,中超联赛的一Xiē中下游球队、甚至是豪门强队,遇到如日中天的恒大时,大多有意无意以替补阵容出战,以保存实力,实现俱乐部利益“最大化”,等等。在中国古代兵法“36计”中,这被称之为“战败计”,或者“拖刀计”。

  另一种情况则相反,为了击败强队,故意在面对较强的对手时隐藏实力,同样Yǐ替补阵容出战,让主力球员得到更多的休Xī,养Jīng蓄锐,最后一击得Shǒu。最为经典的,是20赛季De山东Lǔ能。为了在第4轮Jī败恒大,报19赛季亚冠1/8决赛输给对手的“一箭之仇”,时任主教练李霄鹏“雪藏”了7、8名主力,不惜在Dì3轮以0-1输给申花,而次轮1-0战胜“保塔”领Xián的恒Dà。

  19赛季第3Lún山东泰山队0-1上海申花

  但Shì,Yǒu些球队为了另一种不可告人De目的érCài取“战略性放弃比赛”,那Jiù近乎打假球了。比如19赛季最后1轮,中超还有多支球队有降级的可能。结果,“战略性放弃”Sì无忌惮,出人意料的比赛结果迭出,直让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无论是“战略性放弃”强队还是“战略性放弃”弱队,抑或是为什么什么目的而实施“战略性放弃比赛”,应该都属于Shàng述“选择性消极比Sài”的Xíng为,都是足协需要重点查处的范Chóu。

  当然,要说成建制的、不约而同地“选择性消极比赛”的,当属过去两个赛季亚冠联赛中的中超BIG4或者BIG3。主要原因,就是疫情Zhī下,中超Lián赛与亚冠赛程冲突,为了“保联Sài”,中超球队都是只派出“青年军”参加亚冠。

  21赛季,由于山东泰山队被取消参赛资格,海港在单回合的附加赛中0-1输给菲律宾的卡雅FC而无缘正赛,最终只有广州队和国安进入小组赛。最终结果,广州队6战全败,丢17球,只进了一个乌Lóng球;国安则Dǎ入了3个进球,但失Qiú数高Dá23个,以13战1平12负,进4球失41球创下了亚冠史上中超球队最差成绩纪录。

  22赛季,由于上海海港、长春亚泰“战略性放弃”,又是只有两支中超球队参加Yà冠小组赛。最终交出的成绩单是:广州队6战全负,0进球失24球;泰山队1平5负,进2球失24球。

  具体的过程在此就不Duō说了,但有一点是需要明确的,不但是参加亚冠的中超球队,整个中国足球都因此受到了大量Qiú迷、媒体包括Wài媒的批评,“青Nián军打亚冠是否有锻炼价值”长时间成为媒体和球迷Rè议的话题。甚至有媒体担心,由于中超俱乐部连续两个赛季都只派出年轻球员参赛,并且成绩奇差,未来中超的亚冠名额会有所削减。

  足协这次“整风”会议所提的“选择性消极比赛”,应该而且必须包括亚冠联赛,不能“内Wài有别”。否则,只是国内联赛不能“选择性消极比赛”,到了亚冠赛场依然“选择性消极比Sài”,那就是典型的“双标”,中国足球的声誉和形象依然受到损害。

  2022年4月11日,亚冠官宣海港退出亚冠联赛

  也就是说,过去中国足坛光明正Dà、大言不惭进行的“战略性放弃比赛”,今后都有可能Zhǔ于被足协查处的行为而不得不销声匿迹,或者“隐名埋姓”了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明年开始,中超Qiú队参加亚冠联赛有可Néng必须“全力以赴”了,至少不能再安排“青年军”滥竽充数了。昔日以恒大为首的中超球队曾扬威亚冠一幕,有可能重现。这对亚冠联赛、对中国足球、甚至对球迷来说,都是一件大Hǎo事。

  欲善其事,必利其器。现在的问题是,足协对“选择性消极比赛”的认定Huò许有这样那样De难度。比如有球队打算“战略性放弃”某场比赛时,给出的理由Shì某某主力球员有伤、拉肚子、Gǎn冒Fā烧等等之类。而几天之后,这些Zhǔ力球员又龙生活Hǔ、鲜蹦活跳地出现在赛场上。凡此种种,Qiú迷并不陌生。

  但总的来说,Shào一点“耍小聪明”、多一点光明正大,让足球回归本原、让足QiúGèng纯粹,让“战略性放弃比赛”Chéng为过街老鼠,是所有球迷的共同心声。希望也相信Zhōng国足Xié能够以雷厉风行的Gōng作作风,采取更科Xué的、切实可行的措施来维护足球环境,保证Lián赛的公平、公正,以提高中国足球的整Tǐ水平。

  (今Rì头条独稿,未经许可禁止以非Běn人名字转载!图片全都来自今日头条免费图片库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谢谢)